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文学 > 散文 > 手机访问:m.cnwxk.com/zhongguowenxue/sanwen/

江城夜宿随笔

来源:www.cnwxk.com时间:2020-02-11编辑:中国文学库指数:手机版

明亮的路灯把余辉挤到窗帘里,窗外断断续续的车流使我难以入睡。我不平静,似乎辗转反侧。来到这座希望之城,失落已久的兴奋,今晚会失眠吗?慢慢地,慢慢地,好不容易,我终于进入了新一轮的困倦< p >

就像一艘无舵的船,漫无目的地航行,停泊在一个古老的港口。岸上的刘成兴、百舸争流,烟波浩渺,波澜不惊?我只听到古庙里晨钟和晚钟的声音,我的心情被涂上了一层古典的油。漫步在港口城镇的石板街上,高大挺拔的房屋就像排着枪的士兵一样,守护着他们的家乡。在旋转的霓虹灯下悠闲地歌唱着,唱着稻花香、鱼满仓河风吹着新鲜的小块,但说秋天很凉爽。我被美丽的秋水和天空所陶醉。突然,一个古代人出现在浓雾中,脱下他的高帽子和优雅的举止,告诉我遥远的过去,告诉我:他在那座著名的山下的一所著名的大学里努力学习自强,在港口丢了脸,看见他在东方的长辈跳进河里自杀。血为侯爵宝座上的荷花池的荣耀铺平了道路,他屈服于被别人唾骂的挫败感。再说,蟒蛇精重生的传说。我对过去记忆犹新,时间已经不在了。遵循过去的逻辑和我自己的道路,我开始寻找思想的感觉。爬上那座著名的山,山路蜿蜒而青翠,枫树爱迟到,泉水潺潺。走进一所著名的高等学府,张著的演讲厅,一个人才济济、学生众多、声音清脆的书声;当我来到失落的河边,我看到了白发、钓鱼和柴火。事情不同了。烟雾散去,太阳几次落下。再看看侯爵的宝座,它曾经是褶皱的,闪闪发光的。它坍塌成一堆野草覆盖的废墟。老人去了西部,人们给了他们名声。皇帝后来被地球取代,但德方鑫是唯一的一个。那传说中的蟒蛇精呢?它已经消失了,人们担心它也会化为灰烬。世界是不可预测的,瞬间是无数的,地球是颠倒的,海洋是变化的,这是人为的选择,还是过程使然?所以他陷入了感情的纠结中。无知、孤独和沮丧就像冷箭。我变得千疮百孔,千疮百孔。看着古人的影子,触摸你的心,探索感觉的根源。所以我不顾一切地寻找,继续寻找思想的感觉,在阳光下,在夜晚,在人群中,在山川中,找得筋疲力尽,找得不知所措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搜寻,我不知道原因也不知道结果,但我满脑子的想法和疲惫的身体漂流而去,回到港口,回到船上,开始了新的颠簸...

手机固定闹钟叫醒我,梦在现实中休息但是梦里的情形和梦里寻找感情的情形仍然交织在一起。沉浸在现实和幻想中,我辩证地思考着历史和现实的交织。揭开历史的尘埃,一张一张地展现在人们面前:充满奸诈男性的动荡时代,充满勇气的永恒风浪。珍惜现实的反映,回首记忆,路边亭,想说也休尹倾听古人的谈话,回忆自己的感受,面对历史的镜子,探索自己脚步的脉络。

夜在江,在梦里寻觅

  •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