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学 > 文艺学 > 手机访问:m.cnwxk.com/gudaiwenxue/wenyixue/

数学和智能时代的文学幻想

来源:时间:2020-02-21编辑:徐新建手机版

摘要:幻想是文学的基本特征,也是人类的精神特质。从最早的神话传说到当代魔幻小说和科幻电影,文学幻想以一种丰富多彩的方式在各个地方和各个民族的文化中不断展开。现在,随着数学和智能时代的到来,人类现有的幻想传统受到了严重挑战。人工智能会取代智人在第四期《人类世界》中的写作吗?哪个更好,诗意的还是算法的,人类的还是数学的?人类的这一阶段面临着选择。

关键词:数学和智能时代;文学幻想;人类世界;科幻小说写作

作者简介:徐新建·[1),中国比较文学学会文学人类学分会副会长,中国多元文化融合与民族认同合作创新中心秘书长,电子科技大学“数字文化与媒体研究中心”特聘教授,四川大学中国大众文化研究所教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基地,四川大学文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四川大学文学结构人类学博士生导师

I < /p > 在学科史的演进路径上,人类学逐渐演变成两个平行的维度:科学和文学(诗意)两者都以人和他们的文化为目标。前者从理性和论证开始,而后者则带着诗意和灵感进入,从而形成相互分工与合作[2]在探索人类精神现象的过程中,正如科学人类学长期以来关注“原始思维”和“先验信仰”一样,文学人类学也在不断地探索各种类型的文学幻想,从原型魔幻传说、现代魔幻小说到当代科幻电影,可谓是不断关注和无止境追踪。

茨维坦·托多洛夫在《文学幻想导论》中指出,幻想存在于空气中。凯瑟琳·休谟认为幻想是对生活常识的偏离,相应的文学体裁可以通过不同的偏离方式来区分,如童话、科幻等。[3]可以看出,批评家们也普遍关注文学与幻想的关系,但过于局限的是,有些人只把幻想作为一种文学,而把它单独称为“幻想文学”。我不这么认为从人类学的角度来看,文学是幻想,幻想是文学的特征。文学幻想将理性与诗意(灵性)进行对比,通过创造虚幻的现实来区分真实与真实。

在人类幻想的漫长过程中,文学试图通过镜像看到的存在主要包括三个方面:1)不确定存在的第二现实;2)可能已经消失的替代历史;3)未来可能的突变在“幻想”的基础上,在广义的世界文学格局中,第一种类型可以称为“幻想”(fantasy,magic),关汉卿的《窦娥圆梦》,鲁迅的《狂人日记》,果戈理的《死魂灵》,卡夫卡的《变形记》,卡彭蒂埃的《世界王国》,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都可以归类,数量和风格各不相同。第二类是“历史幻觉”,包括司马迁的《五帝传》到罗贯中的《三国演义》,以及《侏罗纪公园》和《凯撒大帝》等电影。从人类叙事的更广视角来看,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和赫拉莉的《人类简史》也可能被包括在内。第三种逃离现在、展望未来的方式可以称为“幻想”和“科幻”。在西方,有各种系列的“乌托邦”、“哈托利安”和“异托邦”,如《美丽新世界》、《1984》和《阿凡达》。近代以来,中国有梁启超的《新中国的未来》,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在未来》,刘的《漂泊的大地》和的《三体》4]今天,可以说沿着第三条道路前进的“科幻小说”越来越激烈,呈现出取代他人的趋势。

此外,还有一些可以称之为混合的,以交织第二现实、另类历史和突兀未来为特征的,如俄狄浦斯、西游记、格萨尔王、城堡、尤利西斯等。

也就是说,文学用它所创造的虚幻世界来回应经验现实,就像一种模式的正反两面一样,为人类提供了两种相互反映的存在——真实存在和虚幻存在,从而使人类能够以独特的文本方式生活在宇宙万物中,从而区分差异并塑造自己。从这个意义上说,沃尔夫冈·伊泽尔对“小说”的讨论触及了文学的幻影核心他说“小说是人类扩大自己的创造”[5]这是把握的要点,只是因为它的视野朝向现存的过去和现存的文本,所以判断仍然局限于历史主义,缺乏时空维度来进一步开拓对于仍在进化和“成为”的人来说,如果我们想解释现在和未来的文学和幻想,我们无疑需要关注不可预测的未来。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这个未来无疑包括已经降临到我们头上的“数学和智能时代”。

直到2016年前后,世界各地的人们开始惊呼,在谷歌开发“AlphaGo”以击败人类社会的围棋冠军以及“索菲亚”在沙特阿拉伯获得公民身份的现象出现后,地球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6]作为回应,一些人将其命名为“大数据”,一些人用“人工智能”强调其特征,一些人称其为“后人类时代”[7《未来简史》作者简单地建议以“智慧之神”命名[8]时代的划分涉及到人类处境的自我定位。如果我们从《人类世》第四期的规模来看,我们的思维和命名将会非常不同。[9]为了突出以人类智能为核心的时代对比,从数字技术和人工智能与互联网结合所带来的巨大影响来看,我认为最好称之为“数字智能时代”。当然,如果我们想强调数字化的特点及其带来的能源转换,我们也可以称之为“数字时代”或“数字能源时代”正如写作曾经标志着口语的独领风骚一样,数字时代凸显了写作时代的升级和分裂。数字能源的出现意味着人类社会的驱动力正在更新。

与风能、火能、水能和石化能类似,数字能源也是一种能源和能量来源。不同之处在于,基于人类智能的数字能源已经演变成基于计算机计算和网络连接的“数据智能”。如果人类智能可以简单地称为“人类智能”,那么升级版的数字能源也可以称为“数字智能”。它们的特征都是将智力视为能量,即呈现能量并将其转化为能量。翻译成英语,数字和智能可以被称为数据能力或数字智能。在这方面,作者已经作了初步的阐述,[10]这里再根据这篇文章的主题需要稍微扩展一下对数能量和智力之间的区别

根据进化的科学理论,几万年前,当智慧从大自然进化而来并降临到最高的灵长类物种身上时,地球的生物圈经历了根本性的变化——人类的出现。被称为人类的物种与其近亲猿和猴子逐渐分离的象征是智能的出现和使用,因此获得了一个新的和独特的名称:“智人”然而,无论它的诞生过程有多神奇,影响有多大,从物种进化的意义上来说,人类智能仍然保持着与生态圈的内在联系,并具有生物属性,因此它仍然可以分为自然类型,可以称之为“自然智能”相比之下,数字能源属于人工类型,被称为“人工智能”。因为它是人类智力的衍生物,它也可以被视为智力的智力,即智力的智力

如果把智力视为人类的基本特征,那么以前的文学幻想都是人类智力的产物,可以称之为人类起源和目的地的自我描绘,是“人类世界”的衍生物从这个角度来看,除了超越经验的“启示”,文学到目前为止几乎是人与人之间的自我对话。其表达、接受和解释的主体都是人本身,体现的核心价值是人文主义或人类中心主义。可以说,在漫长的智慧时代,人类文学及其幻想的初衷是一致的——正如希腊神话借用半人半兽的狮身人面像的比喻:认识自己

然而,一旦进入数学和智力时代,人类文学的基本属性可能会发生重大变化。随着知识产品的日益繁荣,新情况和新问题将迫使文学发生变化。人类必须面对的难题是:文学想象是否会转向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即“后人类”叙事?还是用数字智能取代人类智能,让所有的想象都被数据和算法消灭?这个人类,或者地球,人类物种目前居住的星球,将告别人类智慧的时代,从而见证(或推动)现存文学幻想的终结?

人类面临选择

三个

事实上,挑战已经摆在面前,人们正在做出选择。展示之一是科幻小说的兴起,这可以被称为与“数据主义”并置

即使从凡尔纳的《海上两万英里》和阿西莫夫的《银河帝国》等作品的出版来看,[11]科幻小说的写作也可以算是人类文学的一个老成员,但它对数字时代的联系和回应主要体现在对人类中心主义的突破和背叛上。

21世纪,随着文学幻想向影视领域的扩展和表演技术的日益更新,以科幻小说形式呈现的“新人类”甚至“后人类”幻想几乎占据了全球银幕领域

2009年上映的电影《阿凡达》是以机器人、克隆人和其他人为前提,以外太空和外星人为参照的坐标变化的一个重要转折点。《阿凡达》的剧本写于1994年,故事发生在一个多世纪后的2154年。这个领域连接着地球和外星世界。主要人物包括人类和其他类型——“纳维”作品中呈现的幻想将现实与未来融为一体,将地球缩小为广阔宇宙的一角,然后将人类描绘成傲慢自大的物种。他们在摧毁地球、攻击、杀戮、抵抗和被驱逐后,在逃跑的途中入侵外国星球。这部电影的重点是通过幻想揭示人性的另一面及其与星际物体的可能联系。[12]

相比之下,如果电影剧本起源于20世纪90年代的《阿凡达》仍然以人类与其他物种的比较为基础,从而揭示了人类(某些种族)内在的缺陷(如殖民主义),那么2005年上映的《孤岛》(在中文里也叫“神秘岛”和“列岛之乱”)将叙事权力转移到克隆物种身上,使人类产品成为主体,而他/她的出现则是为了讲述他/她自己的故事,从而揭示了其他人的罪恶。[13]从这个意义上说,电影《逃离人工岛》中的男女主人公“林肯6E”(由伊万·麦格雷戈扮演)和“乔丹·2D”(由斯嘉丽·约翰逊扮演)是一座受到严格控制的高科技建筑,意味着对人类霸权的否定。正如一些评论家所指出的,这部电影通过主题转移后的克隆叙事提出了“后人类社会的难题”。“[14]

N.凯瑟琳·海耶斯在《我们为何成为后人类》中的“人工生命叙事”一节中强调,“后人类社会”的突出标志是一种不同于人类的另类“生活”的诞生,即基于生物技术和计算机科学的人工生命人工生命有三种基本方式:1)湿器皿;2)硬件;3)软件“湿片”通过试管培养、转基因和其他方法生产人造生物,[15。“硬件”产生机器人和其他形状的生命形式,而“软件”创造可以实现新兴或进化过程的计算机程序。[16]根据这种划分,《逃离克隆岛》中的男女主角属于“湿片”类型在奥斯卡获奖影片《玛吉》中,女主角艾娃(由艾丽西娅·维坎德扮演)被“硬件”——人工智能机器人所取代电影“玛奇纳”被命名为“前玛奇纳”,它来自拉丁美洲的“前玛奇纳”。德乌斯指的是上帝,意思是机器中的上帝,或者“机械之神”在电影的结尾,艾娃摧毁了她的人类制造者,并从制作和隔离的“工作室”走向世界。这是否意味着数学智能时代神的复兴?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意味着赫拉利的预言已经以文学幻想的形式被先验化了:未来世界将由“德乌斯人”主宰[17]

回到文学人类学的视角在凯瑟琳看来,自从“自由人文主义”(实际上是人文主义)遭到严重破坏后,从科幻到现实的后人类景象不仅挑战了科学认识论层面上对人类的现有定义,而且还表明“更令人不安的文学意义上的“智能机器取代了人类成为这个星球上最重要的生命形式”“面对这种情况,人类应该怎么办?凯瑟琳引用了许多评论家的观点,对形势描述如下 人类可以顺从地进入那个美丽的夜晚,加入恐龙团队,成为曾经统治地球但现在已经被消灭的物种。或者你可以把自己变成一台机器,并坚持一段时间...[18]

这一天还没有到来。值得一提的是,在《逃离克隆岛》的制作过程中,导演迈克尔·贝有意将故事的背景提前到2019年,也就是电影制作后的20多年,以使故事呈现的未来幻觉“更可怕、更可接受”[19]随着2019年的临近,在中外联手的文学幻想世界里,由刘小说改编的《漫游地球》被誉为取代克隆物种达到同样效果的中国科幻电影第一年。[20]

从人物叙事的角度来看,电影《漫游地球》的改编具有明显的民族主义痕迹,所以这部电影表现的是“漫游中国”,而不是“漫游地球”:自始至终,镜头几乎总是以中国为中心,北京、上海、杭州、石家庄等地反复放映,其他出现或被提及的地方——无论是赤道还是贝尔格湖——几乎都是中国的陪衬。[21]但总的来说,这部电影最大的亮点仍然可以归功于“人文主义”(或“地球主义”)的积累和加强,即以地球为家(超级宇宙飞船),揭示了人类成员在同一空间的共同命运。在这种幻想的描绘中,人类的生存领域和前景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从城市和农村地区,民族和国际扩张到地球和太阳,地球和木星,甚至以光年计算的星际空间值得注意的是,从与数学和智能时代相关的意义上来说,这部电影将人类和机器人“MOSS”(类似“软件”的人工生命)添加到空间站上的合作和斗争中,甚至允许刘培强(由吴晶扮演)愤怒地摧毁后者。[22]

作为回应,《纽约日报》对“中国电影业终于加入太空竞赛”这一话题发表了评论中国是太空探索和科幻电影产业的后来者。这种情况即将改变,因为《漫游地球》预示着“中国电影制作的新时代”[23]

回到文本屏幕和视频通过二维图像创造文学幻想,允许观众在短时间内投射到虚拟世界,在编辑和导演拍摄的图像中延伸和重叠身体、生理和心理的自我存在。然而,虽然他们都可以被称为文学幻想的创造者,作家,编剧和导演有不同的方法和效果。如果影视图像的视觉冲击能直接创造文学的“幻觉”,那么依靠文字力量的叙事就能更唤起读者的“思想”也就是说,因为文字的叙述更加抽象,虽然在视觉效果上稍显不足,但在创造幻想的意义上却更加开放和自由。

结果,稍加比较就可以看出,由于幻想和情节的删减,导演的同名电影和刘的同名小说都被称为“漂泊的大地”。然而,这两部电影呈现的未来场景是如此不同,以至于它们可以被视为两部完全不同的作品。

在小说的开头,未来人类的时空和现实是分离的。作者写道:“我们称之前的人类历史为前太阳时代。””然后他激动地说,“这真是一个迷人的黄金时代!”[24]在这里,“前人类”可以理解为前人类(即作者生活的当前人类)对于在地球时代游荡的人类来说,他们之间最大的区别是太阳的灾难和它在人类心中从渴望到恐惧的转变。一句“渴望”的感叹表达了作者对当时人类的遗憾。传达的情感与其说是未来的现实,不如说是现在的反映。

通过2000年成都《科幻世界》出版的这部小说,作品中突出的幻想主题是:太阳的毁灭和人类的飞行对于不确定的未来命运,作者通过一位语文老师的口,发出了另一声哀叹:“人类将骄傲地死去,因为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接下来,由电影《太阳的死亡》产生的未来镜像是:“一个暗红色的球体出现在太阳的位置,它的体积慢慢扩大,最后从这里开始,它已经达到了地球轨道上看到的太阳的大小...水星、火星和金星,这三个地球的伙伴行星,现在已经在数亿度的辐射下变成了一缕轻烟。"最后:

五十亿年辉煌的职业生涯已经成为一场梦,太阳已经死了。[25]

这时,刘为埋下了新的叙事伏笔,即在下一部三部曲中出现的文学幻想。在小说《漫游地球》的结尾,作者向读者描绘了一个值得期待的远景:“半人马星座的三个金色太阳在地平线上一个接一个升起,一切都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26]

新太阳是“三体”,它将成为人类的祝福然而,自2006年以来陆续出版的《三体》中的幸运星已经变成了灾难之星。三个金色的太阳并没有解决人类的危险处境,而是引发了更大的灾难 四个

2019年春节期间,提交人从埃塞俄比亚乘坐国际航班。飞机在10,000米的高度沿赤道飞行。下面没有可怕的地球引擎。当它接近乞力马扎罗山附近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作家海明威的《太阳也升起来了》 回头看看机舱无意中,我看到前排的一个白人妇女正专注地读一本厚厚的书,封面很熟悉。经过仔细鉴定,确认是刘小说《三体》的英译本。突然,不仅小说中的场景在我眼前一闪而过,而且好像我立刻就亲自来到了由文字组成的星际空间。

在对“三体”的描述中——由于来自外太空的“三体”的威胁,大约200年后地球分裂成三个世界。在“星舰世界”中,冬眠的中国领导人张北海所领导的“自然选择”在地球人的眼中被转化为一种“消极的文明”,这是由于人类在逃离过程中与“地球世界”的精神联系被切断,从而导致了人类的根本异化[27]

这是刘对“黑森林”的比喻,为读者勾勒出星星的巨大变化。这种变化的终结是人类的全面灭亡——沦为二维的存在,漂浮在宇宙无边的黑暗中。此时,虽然姗姗来迟,但可以说,当代中国的文学幻想已经通过科幻写作进入了后人类的场景。

如果我们从人类学的角度来看待世界文学,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新起点。在这个意义上,我同意王德威的评估,即“三个机构”的努力已经“超越了对中国的简单和世俗的关心”[28]

由于中国科幻小说的姗姗来迟和迎头赶上,《科幻世界》前主编兼作家阿来的解释值得关注。他以“重建文学的幻想传统”为题指出,以科幻小说为例,中国当代文学的落后并不是因为缺乏想象力,而是因为建得太高的“现实主义堤坝”切断了古代存在的幻想的长河。面对“文学河上限制自由想象的堤坝”,洛伊呼吁引入动态水流来打破它。他说:

中国文学幻想传统的重建不仅是纵向的延续,也是大量横向的比较。只有在与世界对话的意义上,这种重建才能成为真正的重建。[29]

这种呼吁很快产生了效果。2018年11月,刘因其在科幻小说想象方面的杰出贡献获得克拉克社会想象奖。刘在回信中向科幻小说的鼻祖亚瑟·克拉克致敬,并阐述了他对想象和科幻文学的看法在他看来,"想象力是人类拥有的一种能力,似乎只属于上帝,它的存在意义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作为作家,我们”只能让想象前进到更遥远的时间和空间去寻找科幻小说的魔力“[30]

阿来和刘的评论可以看作是中国科幻文学在智慧时代的宣言

几乎与此同时,也是在2018年冬季,一年一度的诺贝尔文学奖(新学院奖)授予了加勒比黑人女作家玛丽斯·康德(Maryse Condé),表彰她在撰写历史小说方面取得的杰出成就,即《历史幻想》,特别是1980年代出版的《塞古》(Segu)和《黑女巫提图巴》(black witch titumba)。[31]早在获奖之前,玛丽斯就提到了人类的全球逃亡,但不是像《漫游地球》中所描绘的那样,作为一个整体逃亡到外星球,而是由于现实的社会原因,种族和阶级的区域性逃亡和移民。对于全球黑人来说,有三个主要原因:1)为了逃避独裁和种族灭绝;2)为了摆脱贫困和痛苦;3)为了避免宗教狂热[32]

从那以后,在《迷途的地球》上映后不久,在第91届奥斯卡公布的获奖者名单中,最佳影片和最佳原创剧本奖都是由《绿书》获得的,该书以真实故事为基础,也展示了有色人种。这部电影因钢琴家和保镖之间的友谊而受到称赞,这种友谊打破了种族隔离和阶级差异。从文学人类学的角度来看,所谓“取材于现实”的表达和艺术实现,实际上是文学幻象的体现,即真实存在向文学幻象的移植通过镜像法,真实被真实所取代,历史的第二个真实被揭示出来,让观众在心理上重建镜像的存在,从而促进离开电影院后现实的变化。

对此,一些评论家认为奥斯卡获奖影片在创作上表现出一定的自觉,即“叙事从二元对立转向复杂而模糊的认知”,从而指向“跨文化、跨种族、跨阶层的融合与认同”,通过银幕般的文学幻想,最终解决现实社会的矛盾。“[33]

可以看出,从文学人类学的角度来看,面对即将到来的数学和智力时代,这个人类似乎仍在沿着许多文学幻想的道路前进。在魔法、历史魔法和科幻小说之间,人们看不出哪个更好,哪个更差,但每个都展现出自己的风采,闪耀在一起。至于未来,它不仅取决于人类智能和数学智能之间的竞争,还取决于文学幻想的整合和参与。然而,应该注意的是,即使文学幻想与数学和智力的时代联系在一起,结果仍然不乐观。从王德威的观点来看,这个问题已经深深地嵌入到人类幻想的内在局限中,也就是说,它最终将导致“非决定性的想象”,因为很难想象超出人类有限能力范围的“好的或坏的”“[34]

在21世纪初,《历史的终结》出版10年后,出于对生物技术革命的关注,弗朗西斯·福山描绘了一个消极的前景,并强调后人类的未来特征是“我们不再知道人类是什么”;那时,可能是一个世界,一个不在中间的人可以活到他/她200岁,静静地坐在护士的家里,渴望死亡。或者,这可能是一个《美丽新世界》中设想的软专制世界。每个人都幸福健康地生活着,但是他们完全忘记了希望、恐惧和奋斗的意义。[35]

米歇尔·福柯的观点更彻底。他说,人是最近的发明,正在接近它的终点。“人会被抹去,就像海边沙滩上的一张脸“[36]

虽然这是学者们的历史和政治想象,但它离文学和科幻并不远。

  •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