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学 > 文艺学 > 手机访问:m.cnwxk.com/gudaiwenxue/wenyixue/

明清诗歌研究七十年

来源:时间:2020-02-17编辑:吴承学手机版

摘要:70年来,尤其是近40年来,原本处于边缘、起点较低的明清诗文研究,迅速成为古代文学研究中最具活力、发展最快的领域之一。明清诗歌研究的重点是发现其独特性,实事求是地评价其在中国文学发展的全过程中的地位。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明清文学与现代文学联系最为密切。探讨明清诗歌与现代文学及其现代性的关系,是近一个世纪以来的重要课题。从学术史的角度来看,中国文学的经典塑造和阐释是明清诗歌一个极其重要但尚未得到充分重视的价值。立足于文献本位,整合多学科,开展跨学科研究,是明清诗歌研究的重要开拓途径。近代以来,中国学者对待海外汉学经历了一个从盲目崇拜、简单介绍到理性吸收、平等对话的过程,最终形成了一个以中国学者为主导的学术共同体。

关键词:明清诗歌研究70年

第一和第七十年代的四个时期 本文中的“明清诗歌”包括明至近代的诗歌和诗歌评论。总的来说,与古代文学的其他领域相比,明清诗歌研究的起点相对较低,长期以来一直被忽视,甚至被指责。

由于古代学术传统的原因,明清诗文被忽略了。例如,代表清代学术权威主流意识的《四库全书总目》对明代诗文进行了多方面的批评,基本上持否定态度。从那以后,许多文学史家都有意无意地受到它的影响。此外,“文学代代相传”等传统的文体反复和演变观念,也不利于对明清诗文的评价。刘大姐在《中国文学史》中说:“明代文学是靠传奇和白话小说赢得的。””“代表清朝文学的,是那些长篇白话小说”[1]这些概念已经成为文学史学者们熟悉的“常识”和“预理解”。五四运动的一些领导人也对明清诗歌持有偏见的否定态度。例如,陈独秀的“文学革命论”就把前七子、后七子、唐宋、桐城派的十八位古代作家称为“十八魔”,批评他们“既不创造人才,也不清心寡欲,只是师法古体,自欺欺人”。没有一个词有存在的价值。虽然他们的作品和其他作品与当时社会文明的演变无关《[2》总的来说,新中国成立前,明清诗文研究处于边缘地位,基础相当薄弱。这是当代学术史所接受的理论背景。

明清诗歌研究在过去70年的发展历程大致可以分为四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1965年以前,第二个时期是1966年至1976年,第三个时期是1977年至1999年,第四个时期是2000年至今。其中,第二个周期的结果很少,仅限于空间,让我们忽略它。

新中国成立后,古代文学研究领域按照传统惯性继续前进。在明清文学的研究中,重点仍然是小说、戏曲等通俗文体,而对明清诗歌这一特殊意义的研究很少。当时高校的文学史教材,如陆侃如、冯的《中国文学简史》(1957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1955年由北京大学中文系集体编撰的《中国文学史》(1958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以及复旦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组集体编撰的《中国文学史》(1959年由中国出版社出版),都介绍了明清文学。诗歌所占的空间相对较小,内容也很简短。游国恩主编的《中国文学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64)《明代文学》共11章,其中一章涉及到明代诗歌对前、后七子归有光、李贽和爱国诗人的介绍。“清初和清中叶文学”一章涉及清代诗歌,介绍了甘嘉诗人的诗派、桐城古文、王中和清代骈文。可见,明清诗文在当时的文学史上明显处于边缘地位。

在明清戏曲小说研究的热潮中,也有一些学者将目光投向诗歌研究内容主要集中在顾、、王夫之、黄宗羲、袁枚、赵翼等著名的公安专家和桐城派。现代部分的主题是爱国主义。先后参与明清诗文研究和讨论的学者有黄、钱钟莲、任、、郑朝宗、曹道衡、刘、马茂元、王、聂石桥、黄、华、霍、袁世硕、刘继高、段希忠、陈佑琴、吴泽宇等。关于桐城派的讨论被编入《桐城派研究论稿》(安徽人民出版社1963年版)郭沫若的《随园读诗札记》(作家出版社1962年版)、张舜徽的《清人文集特别录》(中国图书公司1963年版)和邓之诚的《清诗年谱》(中国图书公司1965年版)是这一时期清诗研究的重要成果。

明清时期的诗歌批评研究有许多亮点。郭绍虞的《中国文学批评史》(新文艺出版社,1956年版)和朱东润的《中国文学批评史大纲》(古典文学出版社,1957年版)都是修订版,但就明清时期的文学批评而言,它们仍然是那个时期批评史上最深刻、最广泛的著作。黄《中国文学批评简史》(广东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第一部文学批评史。它短小精悍,在明清及近代取得了许多成就,如、何敬明、钟兴、谭、黄宗羲、顾、王夫之、王世贞、、桐城派、章学诚、袁枚等。值得注意的是,刘熙载和王国维在文学批评史上第一次被专门讨论。《郭绍虞历代文论选》(中华书局,1962年)第二卷和第三卷选取了明清时期的诗歌批评经典篇章。他主编的《中国古典文学理论批评论文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1963年版)包括:吴讷的《随笔序》、徐世曾的《文体解释序》、谢榛的《四明诗话》、王夫之的《江斋诗话》、王世贞的《同经堂诗话》、赵翼的《瓯北诗话》、袁枚的《绥远诗话》、方舒冬的《赵梅展颜》和刘大奎的《随笔联录》。这些文献的整理出版促进了明清时期的诗学批评研究,并对当代产生了影响。

从1977年开始,进入第三个时期,明清时期的诗文研究又开始了。1981年江苏师范大学明清诗歌研究室的成立,标志着明清时期学术对诗歌关注的开始。相关的学术讨论越来越活跃。1983年,由《文学遗产》编辑部和苏州大学明清诗歌研究室联合主办的清代诗歌研讨会,有力地推动了沉寂多年的清代诗歌研究。其他如1985年的第一次桐城派学术讨论会和1985年的第一次竟陵派学术讨论会,都显示了明清时期诗歌研究各个领域的快速发展趋势。

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明清诗文研究虽然没有得到学术界的重视,但当时的学术发展是蓬勃的。虽然相关研究的数量很少,但是有很多优秀的作品。这个领域的基础相对薄弱,但它没有为学术创新提供太多的空间。因此,在短时间内,已经有一些作品填补了空白。例如,严的《清诗史》(江苏古籍出版社,1990年版)是第一部清诗史,朱泽楷的《清诗史》(江苏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是第一部清诗史,而马亚洲的《中国现代诗史》(台湾学生出版社,1992年版)是第一部现代诗史刘士南的《清诗派史》(金文出版社,1995年版)是研究清诗派的第一部专著。王运喜、顾宜生主编的《中国文学批评通史》是20世纪中国文学批评史上的一部综合性著作。明代卷(袁振宇、刘,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清代卷(吴国平、,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和近代卷(林晃,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都是史料翔实、论据充分的专著。它们至今仍是明清文学批评领域的权威作品。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学术教师继续他们的工作,并成为一个大景观。20世纪初至20世纪60年代出生的学者也出现在明清的诗文研究界。那时,云蒸着,云闪着光,有许多学者。可以说,他们正在蓬勃发展!例如,、钱忠连、黄、、赵、、马、、、等领导班子的领导班子。大多数中青年学者,如史一派、关等人,都是新时期初入大学的大学生或研究生,成为明清诗歌研究的权威专家。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研究生培养机制和学术标准还不完善。但是,从当时的博士论文来看,他们的视野和素质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他们都有着宏伟的学术格局和气魄。许多博士论文在这一领域做出了开拓性的努力,形成了一批颇具分量的学术专著,也反映了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明清诗歌研究的总体水平和发展趋势。

1999年,吴、、曹洪、姜寅在《文学遗产》中发表了《三人谈明清诗歌研究》,总结了20世纪明清诗歌研究的现状和成就,并对21世纪这一研究领域进行了前瞻性的探讨。进入21世纪,明清时期的诗文研究呈现出快速发展的趋势。未能形成和划分各种界限和界限以及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限制也是这一领域充满活力的原因。研究人员、研究结果,甚至基金项目的数量和规模都呈现爆炸式增长。在很短的时间内,学术团队和研究力量迅速聚集,占据了明清文学研究的各个方面,开垦荒原,占据重要位置,具有学术人口红利的优势。在古代文学史的研究领域,原本很少有“空白”,但对明清诗歌诸多具体话题的研究可以说是“填补了空白”纵观近20年来的明清诗文研究,从内容上看,有文学本体(文学流派、文学理论、作家作品、文章研究和文体学);文献整理和研究(包括华侨);明清思想、文化(心态史、宗教史、社会生活史)与诗歌;身份(遗民、两位部长、山民、妇女等。);政治、制度与文学(台阁文学、翰林文学、状元文学、科举与文学、党争与文学);学术(儒家经典)与文学、文人协会、幕府文学;地域文学和家庭文学;选择和批评;古典诗词与明清诗词的接受与诠释的关系等。综上所述,经过70年的发展,近年来的明清诗文研究可谓是跨学科、多种文体相结合,几乎涵盖了明清诗文的方方面面,没有任何死角。此外,每个领域的成就都相当丰富。例如,明清作家,在文学史上被称为“流派”,几乎完全被研究者所吸收。

这一时期的学术团队已经基本完成了代际更新。大多数领导人物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他们更早进入大学。主要力量是他们出生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甚至90年代的学生。改革开放前后出生的新一代学者已经出现。他们的知识结构和视觉方法都呈现出新的特点,是科学研究中最有活力的力量。当然,他们也有一些缺点和局限性[4]

文献整理是考察学术发展的一个特殊视角。它不仅是文学研究的基础,也是研究趋势的风向标。它不仅反映了这一领域的研究需求,也促进了这一领域的学术研究。明清诗文的文学基础本来就很薄弱。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相关文献以多种方式汇编。自21世纪以来,出现了爆炸性的发展趋势,几乎所有重要文件都已出版。以清代诗文大系为例,《清代诗文集》(由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清代诗文集》编纂委员会编撰)是迄今为止最大的清代诗文集,收录了4000多种诗文。《清人诗集珍本丛书》(陈艳红等主编,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7年版)收录清人诗集1339种。全国清史编纂委员会的“文学丛书”、上海古籍出版社的“清代学者丛书”、张宏圣主编的“全清词”、张主编的“明清别集丛书”、杜桂平主编的“甘家名家别集丛书”和“清代诗人别集丛书”等,都在不断推出,极大地便利了相关研究工作。明清文学批评也逐渐成为整理出版的热门话题。王水照的《历代杂文》(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主要由明清文学批评文献组成。明代有重要的文献校勘工作,包括吴《明诗全集》(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周伟德明诗全集》(齐鲁出版社,2005年版)等。清诗评点著作有钱钟莲《清诗年谱》(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1989年)、《张三版清诗》(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清诗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8年出版)明清时期极其繁荣的文学格局离不开国家的支持。例如,近年来,在国家重大社会科学项目中,近20个明清文学重大项目获得批准。这些项目将在几年内进一步促进明清诗歌研究的繁荣。

注意:

1]刘大姐的《中国文学史》,中华书局1949年版,第二卷,第295-430页

[2]陈独秀《文学革命论》,《新青年》1917年第2卷第6期

[3]参见吴、曹洪、姜寅:《一个值得关注的学术领域——明清诗文研究三谈》,《文学遗产》1999年第4期

[4]参见文卓,“新一代学者”,《南方周末》,2017年11月9日

二,明清诗歌的现代发现与重估

纵观明清诗歌研究的70年,重点在于如何在中国文学发展的整体过程中发现明清诗歌的独特性,并实事求是地评价明清诗歌的地位和影响。

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明清文学与现代文学联系最为密切和直接。探讨明清诗歌与现代文学及其现代性的关系,是近一个世纪以来的一个重要话题周作人是晚明文学中第一个将“五四”新文学溯源至公安三元、竟陵派和晚明杂文的人。他认为八股文作为对立面的出现迫使新文学的出现[1]五四新文化运动打倒了孔家店,也把矛头指向了朱成的理学。从这个意义上说,晚明与五四运动有相似之处。不同的是,晚明的变革只是中国传统内部的自我调整,而五四运动是一场思想文化革命,其思想动力主要来自现代西方。在思想上,大众化是现代性的重要标志。“五四”新文学中所谓的口语化和民间化思潮是文学中的通俗表达。明代复古派提倡民歌。李梦阳称之为“真正的诗在人民之中”。冯梦龙编辑了民歌集《拐儿》。这些情况确实类似于“五四”新文学。明清之际的现代性话题,只能在晚清乃至五四时期西方现代性涌入中国并形成新的思想境界时才能找到。只有中国和西方在近代相遇,中国学者才能跳出自己的局限,从不同的角度看待自己,发现自己截然不同的特点吴、、李《五四与晚明——20世纪五四新文学与晚明文学关系研究》(文学遗产,2002年第3期)论述了20世纪以来学术界关于五四新文学与晚明文学关系的各种研究。在张、和罗的《中国文学史新编》(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中,明清属于“现代文学”。该书的重点是“揭示中国现代文学是中国古代文学的逻辑发展,而西方文化的影响只是加速了它的出现而不是导致了中国文学进程的变化”(第1页)

在对现代文学的研究中,很少有人明确使用“现代性”的概念,更多地讨论古典文学向现代文学转型过程中的特征。任主编的《中国现代文学史》(河南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将中国文学百年来的演变视为一个不断现代化的过程,并认为这一过程起源于近代。他认为:“五四文学革命和思想革命,从反儒学到重复古代文学,从中国固有的传统来看,实际上继承了晚明的文化革新运动。””2]此后,关不断推进研究,成为这一领域的代表人物,如《从古典到现代:论中国现代文学的历史转型》(河南人民出版社,1992)、《古典主义的终结——桐城派》、《五四新文学》(上海文艺出版社,1998)等。林晃对现代批评史的定位是:“中国文学批评在现代发生了新的变化,即从古代到现代的急剧转变。”《[3》首次明确提出“中国文学观念的现代性”概念和“现代性”的十大标志,并以“现代性”建构了中国现代文学批评体系

现代人可以从“层次”和“接受”两个不同的维度来评价明清诗歌的独特价值就艺术本身而言,明清时期的诗文确实达到了很高的水平。钱仲连对清代诗歌的评价是“超越明、袁玉娥,与唐宋之交的[四家”,这不是空洞的语言然而,从接受的角度来看,明清已经走过了诗风发展的高峰,诗歌边缘化是不可避免的。明清诗歌研究的繁荣并不能改变这一事实。在过去的70年里,明清诗文研究一直聚焦于其高超的艺术水平,并取得了许多重要成果。然而,从学术史的角度来看,中国文学的经典塑造和文本阐释是极其重要的,但尚未完全重视明清诗歌的价值。由于我们的时代接近明清,许多古典文学观念明显受到它的影响。例如,复古派包括秦、汉、魏的古典诗歌,唐宋的经典化,唐宋的经典化,清代学者诗歌的经典化,宋的经典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代人心目中的中国文学经典谱系大致源于明清之际的形成和阐释。

从经典形成和阐释的角度来看,明清诗选的繁荣是对前代诗歌的总结和完成经典化的过程。这个过程确立了许多作品在文学史上的经典地位。近20年来,明清选本一直是学术界关注的焦点。关于选本与唐诗经典化关系的讨论,包括《明代唐诗选本研究》(金圣奎著,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2007年)、《清代唐诗选本研究》(何晏著,人民出版社,2007年)等。关于宋、唐、宋选本及经典研究的讨论,包括《清代宋诗选本》(谢海林著,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清代宋诗选本研究》(高磊著,苏州大学出版社,2017年)、《清代词选研究》(李锐著,安徽大学出版社,2011年)、《清代唐宋词选研究》(高春华著,人民出版社,2018年)等

注释是清人对前代诗歌进行经典化和阐释的重要方式。考据学的趋势也促进了诗歌注释和校勘的繁荣。清代诗文注释的贡献在于完成了前代重要作家注释的经典化过程。注释中所体现的整合和泛化对推动古代诗文的经典化进程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一些已有的注释被现代所接受。这方面的研究成果包括《朱倩·杜诗》和《诗史互证法》(黄山出版社2000年版)等。

从接受史出发,考察明清两代前代诗歌的经典塑造和阐释是一个重要的途径。一些研究揭示了明清经典接受史的独特意义,如《从经学到文学:明代诗经的历史研究》(刘雨晴著,商务印书馆2001年出版)、《清代诗经研究》(何海燕著,人民出版社2011年出版), 《清代诗经研究》(雨凝著,吉林大学出版社2015年出版)、《元明清楚辞研究史》(孙著,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2013年)、《明清文选评论》(王树才著,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清代文选研究》(王晓婷著,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 《明代唐诗接受史》(查庆华著,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明代唐诗诗学》(孙,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明末清初杜诗学研究》(刘崇禧著,中国书局,2013)、《清代杜诗学史》(孙伟著,齐鲁书局,2004)、《李商隐清代诗歌接受史稿》(米延庆著,中国书局, 2007),《清代中前期黄庭坚诗歌接受史研究》(陈伟文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苏词接受史研究》(张静著,光明日报出版社,2009),《辛嘉轩清代诗歌接受史》(朱朵拉著,齐鲁书局,2005)等。

从诗歌批评经典化的角度研究《四库全书总目》,是明清诗歌批评20年来的新发展。吴认为《四库全书总目》代表了古代晚期正统的学术思想。其诗文集准确公允,基本形成了古典文学批评学术史的雏形,大致反映了传统诗文批评研究的学术水平。可以说,它不仅是对传统诗歌批评研究的综合集合,也是现代形态文学批评史形成的基础。尽管20世纪中国文学批评史的研究借鉴了外国文学批评的形式,但目录中提供的许多内容、观点和文献也被批评家普遍接受和充分利用。长期以来,中国文学批评史的许多研究都是以此为基础的。这是今天研究中国文学批评学术史不可忽视的[5]他还论述了《四库全书总目[》的文体学思想和《四库全书》理论,并对《[》进行了评论此后,从文学批评的角度对《四库全书总目》的研究成为学术热点,专著有《四库全书总目》研究(司马朝君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和《权力、知识与批评史的影像:四库全书总目中的诗文批评文学观念》(曾守正著,台湾学生出版社,2008年版)。明代文学复原研究——以《四库目录》(何宗梅等著,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等明人文集为中心。,拥有大量相关论文。它讨论了目录对历代作家、诗人和文学流派的评价,或其批评标准和影响。内容相当丰富,但都与四库目录规范化的讨论有关。

近年来,一些研究已经从最初的模糊和边缘的立场成为独立的学术领域。例如,“南明文学”,早期的研究只包括“遗民诗”和“遗民文学”,没有“南明文学”的概念自著名历史学家何灵秀第一次将散文、诗歌、小说等方面的代表作划入“南明文学范畴”以来,他就明确指出“南明虽年短,但苦心和殷红的血液造就了许多文化瑰宝”《[八首》,潘成玉提出了“南明完整的文学观”《[九首》以南明抗清英雄和苦节文人为主要作家的南明文学,沉淀了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情怀,也反映了一个民族在特定时代的审美思维。“南明文学”提出后,对南明文学的清醒而自觉的研究取得了越来越多的成果。明朝存在和消失期间的许多领袖、殉道者和遗民,以及以前很少被注意到的大多数文人团体,已经成为各地学者关注的对象。

注意:

1]参见周作人《中国新文学的起源》,人文书店1932年版,第36-53页

[2]任,《中国新文学史料》,河南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221页。

[3]林晃,《现代文学批评史》,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第1页

[4]钱仲连选,钱学曾注《清诗三百序》,岳麓书社1985年版,第3页

[5]参见文卓《论Ku全书总目》对诗史散文评论研究的贡献,《文学评论》1998年第6期

[6]参见吴·和何世海主编的《四库全书总目》文体学,北京大学学报,2007年第4期

7]参见文卓《思Ku全书》及其理论批评,《文学评论》2007年第1期

8]何凌秀,《读顾城《南明史》,《中国历史研究》1998年第3期

[9]潘成玉《南明文学通论》,《学术论坛》2006年第9期

  • 本月排行